1. <tt id="o5ujh"><noscript id="o5ujh"></noscript></tt>
  2. <cite id="o5ujh"></cite>
    <tt id="o5ujh"><form id="o5ujh"></form></tt>
  3. <tt id="o5ujh"></tt>
  4. <source id="o5ujh"></source>

  5. 中國武術的發展歷程和中國武術發展史

    2020-02-23 13:02:32 作者:admin 來源:古武網

    春秋初期

     中國武術發展史

     春秋初期的民間已有了習武之風。管仲在齊國要求士大夫舉薦“有拳勇股肱之力,筋骨秀出于眾者”((中國武術百科全書》第44頁),說明齊國不乏“有拳勇”拔萃的人物。“齊人隆技擊”(《荀子·議兵》),又說明齊國民間習武盛行。同期已能出產質精物美的青銅劍,出現了干將、歐冶子等最負盛名的造劍匠。吳越地區也是擊劍盛行之地,出現過精于“手戰之道”的越女。北方的趙國趙文王養“劍士夾門而客三千余人。日夜相擊于前”(《莊子·說劍篇》)。同時,社會上還出現了職業武士,如俠士之類,典籍上稱為“俠”“節俠士”“游俠”。社會上以練武為職業人的出現,對武術技藝的提高和推動武術技術的發展有著重要作用。

     隨著民間武藝日盛,武術開始往龐雜化方向發展了。以個人技藝為主的徒手搏技一一手搏、角力,在民間有廣泛的市場。春秋時稱為相搏,相搏可用拳打腳踢,連摔帶拿,運用奇巧戰術來制勝對方。相搏已成為比賽的一種形式。《管子·七法》記述了當時的情景:“春秋角試”,“收天下之豪杰,有天下之駿雄”,“舉之如鳥飛,動之如雷電,發之如風雨,莫擋其前,莫害其后”。

     至此,軍事技術與民間武術并行不悖的格局也已逐步形成,并開始了漸進的發展。從春秋戰國開始,隨著民間武術的多樣化社會功能的發展,使它逐步演變成色彩絢麗、豐富多姿的武術文化。

     對抗形式的“角抵戲”也形成于秦代,發展在兩漢,其規模很大。如漢武帝元封三年“作角抵戲,三百里皆來觀”。角抵具有競技和娛樂的意義,是雙方憑體力和技巧,以摔倒對方決勝負的競技運動,它為后世武術中的摔法奠定了基礎。

     在文化的交融中,武術逐漸也與養生相結合。春秋戰國時期就出現了以動健身的養生思想,提出了“靜養”養形練氣、“動養”注重形體鍛煉的不同主張。戰國時《黃帝內經》的出現,開始形成了注重整體、強調精氣、平衡陰陽的保健思想。兩晉南北朝由于玄學和釋、道教的影響,養生理論和煉養功法有了很大發展,道教的內丹術功法日漸成熟。道教提出的煉養精、氣、神思想,所謂煉精化氣、煉氣化神等對后來的武術都產生了影響。

     隋唐五代,角抵手搏開展很普遍,上至皇帝,下至百姓都喜愛這個項目。當時手搏、角力比賽時,大都裸露身體的一部分,《續文獻通考。樂考》載:“角力戲,壯士裸袒相搏而角勝負。每群戲既畢,左右軍擂大鼓而引之。”

     唐時有頗多的文人及民間藝人練劍術。同時由于唐代表演藝術的發達,使劍術演練技巧發展到很高水平。杜甫《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》、中唐詩人姚合《劍器詞》都有劍舞藝術的描寫。

     宋代以民間結社的武術組織蓬勃興起。以鄉社為基礎的武藝結社組織有“弓箭社”“忠義巡社”“攘子社”“霸王社”等。除弓箭社外,北宋末至南宋初,山西、河北、河南、山東諸省各地鄉村居民還組織了寓兵于農的抗金武藝組織“忠義巡社”。在農村還有以“社”“堡”“山寨”形式出現的武藝結社組織,如攘子社、霸王社等。有的是防御外族侵略的,也有以反抗封建壓迫剝削而結社的。其共同點為武藝具有較強的軍事訓練性質,即突出了實用性,以弓弩、刀槍等為當時結社組織的主要裝備和訓練內容。

     在農村結社組織發展的同時,城市結社組織一也在發展,南宋時期都城臨安府(今杭州)出現了爭交的“角抵社”“相撲社”,射弩的“錦標社”“川弩社”“射水弩社”,使棒的“英略社”。參加武藝結社的成員,大都是市民階層,他們人社習武,非求柴米之資,而是為了強身健體,娛樂消閑。

     宋代商業經濟活躍,市民階層壯大,推動了市民文化的興起,商業化的習武賣藝蓬勃發展起來,出現了大量的以練武賣藝為職業的民間藝人,時常在表演前打套子以招攬觀眾,這種打套子的表演,有“使拳”“舞斫刀”“舞蠻牌”“舞劍”“使棒”等。不僅有單練而且有對練,這些以技擊技術為要素,按規定動作進行的套子化武藝,充盈了民間武術大舞臺。

     這一時期,對抗性的“手搏”“角力”也有發展。《宋史·兵志》載:“手搏雖不切于用,而亦習其身臂”,手搏在民間得到發展,比武時,可以“拽直拳”“使橫拳”“使腳剪”。角力已有專著問世。宋·調露子在《角力記》中寫道:“夫角力者,宣勇氣,量巧智也。然以決勝負。”角力是雙方憑技藝、勇氣、智能決勝負的競技運動。宋代還出現了“露臺爭交”。宋吳自牧《夢梁錄》記載:“若論護國寺南高峰露臺爭交,須擇諸道州郡膂力高強,天下無對者,方可奪其賞。”這種露臺爭交類似后來的打擂臺,它是中國古老的武術競賽形式。

     總之,宋元時期古代武術發展形成了一定的規模體系。主要表現在拳械技藝進一步豐富,套子武藝也有了發展,有了單練和對練,也出現了打擂比武的“露臺爭交”等。武術形式出現了更加多樣化的特點,尤其是民間的發展成了較大的規模,并沿著自身的規律不斷向前發展。古代武術的定型

     中國武術的發展歷程

     明清(1368-1911)兩代是中國武術發展的一個重要時期,在全國范圍內已形成了諸多風格不同的武術流派,十八般武藝有了具體的名稱和內容。明代的中國武術也深刻地影響了日本柔道和空手道的創立,少林武術也在明代弘揚顯名。清代由于民族矛盾尖銳,社會動蕩變革劇烈,民間的秘密結社組織盛行,練拳習武是這些組織的共同特點之一,對于民間武術的發展和傳播起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。這時的武術與傳統養生理論和方法等有了進一步的結合,在此基礎上,太極拳、八卦掌、形意拳等一些尤重內練的新拳種出現,并獨成體系迅速發展。

     自明代始,以戚繼光、程宗猷、茅元儀等為代表,對宋以來的武藝作了系統的總結和整理,把原來主要是口傳身教的武術技術,用明確的文字、繪圖記錄了下來,作為習武練藝的模板。鄭若曾在其著作《江南經略》中寫道:“中國武藝不可勝紀,古始以來,各有專門,秘法散之四方。教師相傳,各臻妙際。”在其書卷八《兵器總論》中又寫道當時流行的武術流派有拳法十一家、棍法三十一家、槍法十六家、刀法十五家、劍法六家、雜器械十家、把法五家、馬上器械十六家。以拳法為例,在《江南經略》中所列的拳法十一家為趙家拳、南拳一,北拳、西家拳、溫家鉤掛拳、孫家披掛拳、張飛神拳、霸王拳、猴拳、童子拜觀音神拳、九滾十八跌打撾拳。此外,還有“綿家短打破法、九閃紅八下破法、三十六拿法、三十六解法、七十二跌法、七十二解法”等。戚繼光(紀效新書。拳經捷要篇》則載有:“古今拳家,宋太祖有三十二勢長拳,又有六步拳,猴拳,田拳,名勢各有所稱,而實大同小異。至今之溫家七十二行拳,三十六合鎖,二十四棄探馬,八閃翻,十二短,此亦善之善者也。呂紅八下雖剛,未及綿張短打,山東李半天之腿,鷹爪王之拿,千跌張之跌,張伯敬之打……皆今之有名者。”

     明末已有“內家”與“外家”拳法之說。從(王征南墓志銘》和《寧波府志·張松溪傳》等記載中看,明代內家拳已有當今所說的“后發制人”的特點,屬于“其法主于御敵”和“以靜制動”之類。

     在明代典籍中對十八般武藝有了具體的記載,如在朱國禎所著《涌幢小品》中提到的十八般為弓、弩、槍、刀、劍、矛、盾、斧、鉞、戟、鞭、锏、撾、殳、叉、把頭、綿繩、白打。明代所謂的“十八般武藝”只是概括性地說明武術內容是如何地繁多,是一個很籠統的說法,實際武術中的拳械內容遠不止十八種。其中棍技有俞大猷棍、少林棍、紫微山棍、張家棍、青田棍等,槍法又有楊家槍法、馬家槍法、李家短槍、沙家桿子、六合槍、峨嵋槍法、少林槍法等,刀法又有單刀、雙刀、堰月刀等,劍法有茅元儀《武備志》博采海內外所得二十四劍勢、鄭若曾《江南經略》記載的“劍法六家”,還有明程子穎《武備要略》中記載的叉、硬鞭套路等等。明代武術套路無論從種類上、內容上和結構布局上都是前代不能比擬的。

     明代對抗性的手搏、摔角等也有發展。明朱國禎《涌幢小品·兵器》中的“武藝十八事”包括白打,“白打即手搏之戲”,主要用手法‘能拉人骨至死,死之速遲全在手法”。手搏中也多絕技,明人袁宏道在《篙山游記》中寫道:“曉起出門,童白分棚立,乞觀手搏。主者曰:‘山中故事也’。試之多絕技。”絕技“指隨機應變戰勝對方的絕招”。在搏擊時戰術打法也不一樣,江南揭暄子在《兵法圓機》中記述當時相搏情景寫道:“當思搏法,此臨時也。敵強宜用抽卸,敵均宜用檔抄,敵弱宜用沖躁”,說明比武時,情況不同,打法、戰術也各異。

     明代中日武術交流活動相當活躍。空手道、柔道與中國的武術有著淵源的關系,在明代表現最為明顯。程沖斗在《單刀法選》中說日本刀“其用法,左右跳躍,奇詐詭秘,人莫能測,故長伎每每常敗于刀。”為此,明代中國武術家迅速將日本刀法納人其武藝體系中。戚繼光在抗僑中教其軍隊“得其習法,又從而演之”(茅元儀《武備志》),后又在其著作中特載有《日本刀譜》。許多中國武術家吸收了日本刀法的精華,又結合中國刀法的傳統,以套路形式創編了刀術,使得日本刀法有機地融入了中國武術體系中(參見《中國武術百科全書》第70頁》。

     明代的中國武術對于日本也有著相當深遠的影響。戚繼光所著的《拳經》在萬歷年間就已流傳到日本。明末的陳元赟于1619年(萬歷四十八年)隨明遺臣朱舜水東渡日本,于1629年(崇禎二年)在日本西久保國寺傳中國拳法與三浦嶼次右門衛一、磯貝次左門衛、福野七郎右門衛三人。他們三人在后來將所學拳法在輾轉相傳的過程中,融會貫通,而創造了日本古代柔術(后為柔道)。此三人被后人譽為日本柔道的鼻祖。所以陳元贊在日本柔道開創史上是功不可沒的。關于空手道,日本《空手道秘訣》稱:“琉球空手道,究系何時由中國傳至而發展,并無明確記載。但是,一般認為可能始于明代。當時琉球王國正式派遣使節,前往明朝接受冊封,…中國拳法遂跟著大陸文化傳人琉球。”琉球空手道分為“首里手”與“那霸手”。據稱,“首里手”在武士階層流行,屬“江西派唐手”;“那霸手”在平民中流行,屬“福建派唐手”。研究表明,那霸手與福建拳術頗有相同之處,如福州南拳稱“三戰”“一百零八”,空手道也稱“三戰”“一百零八“;福州南拳稱“技手”“靠手”,那霸手也有“技手”“靠手”之稱。

     到了清代,大量的武術專著問世,如吳受《手臂錄》、程真如《峨眉槍法》、洪轉的《夢綠堂槍法》、黃百家《內家拳法》、張孔昭《拳經拳法備要》、萇乃周《萇氏武技書》、王宗岳《太極拳論》《陰符槍譜》等,這些著作中包括拳械的圖譜、口訣技法、拳理的闡述以及練氣訣、養氣論等內容,使武術理論進一步豐富和發展。清代的拳術和器械的種類很多,僅《清稗類鈔·技勇類》就列有六十二種拳械,包括不同拳種、器械和對練。尤其是著名的太極拳、八卦拳、八極拳等均形成于清代。

     太極拳、形意拳、八卦掌因其鮮明的特點而自成一大派系。它們與傳統養生結合得更加緊密,對內意、精神的鍛煉要求不低于甚至超過了對肌肉、形體鍛煉的要求。因此,它們也被稱為或自稱為內家拳。雖然這些拳種與明末的內家拳一樣主張“以靜制動”,但實際上已完全是一全新的內家拳系,與明末的內家拳并無關系。

     太極拳深受道家的影響。王宗岳的《太極拳論》開篇就是“太極者,無極而生,陰陽之母也。動之則分,靜之則合”。這就是對于中國傳統的陰陽太極哲理的結合與傳承。此外,陳家溝《拳譜》舊抄本上有戚繼光《拳經》內容。陳家溝(拳經總歌》部分理論采自(拳經》,陳家溝太極拳動作與《拳經》中三十二式同名者甚多。顯然,陳王廷創拳也吸取了不少前人的成果。

     形意拳原名六合拳。《六合拳譜·序》稱:該拳為山西姬際可所創。據說姬際可尤精槍法。他認為:人處亂世,可以持槍、棒自衛,但平時提兵刃不便,而人又有自衛的需求,于是他變槍為拳,以槍理人于拳理,創“六合拳”。大約在咸豐年間,改稱“六合拳”為“形意拳”。形意拳依托“五行”之說立論,用“五行”與“五拳”相配,用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分別對應劈、崩、鉆、炮、橫五拳。    清同治四年(1865)董海川至京師始廣傳八卦掌,異于其他拳術,獨樹一幟。據稱此拳掌法(八掌可變為六十四掌)、運動方位、人體肢體運動要求,均與八卦相合,故稱為八卦掌。

     清代搏人注重以技法勝。內家拳法有“應敵打法略干”和“穴法略于”(清黃百家(內家拳法》)。《拳經拳法備要》中“走中盤”“走邊盤”以及提、搭、剔、挽、拉等法的運用,都是實用打法。清代還十分流行摔跤(或稱布庫、撩腳),分“官跤”和“私跤”兩種,官跤是指善撲營或官方舉行的比賽,私跤則是指民間的摔跤而言。競技時可相拽勾絆勁撲于腿,而發于肩,不許沖撞擊打,以摔倒對方為勝,這種以摔為主的比賽,豐富了武術摔法的內容。

     清代習拳練武則多兼習導引行氣,講究練意、練氣。清吳殳《手臂錄》中練習槍術要求“意必相合”。(拳經拳法備要》中記載練習拳法須“藏神在眉間一線,運氣在腰囊一條”,“蓋周身運氣為之先”。《練勇當言》中有“練心之法”“練氣之法”。襲乃周《襲氏武技書》中有《中氣論》《過氣論》《行氣論》和《養氣論》等內容,并且提出了習武練技應該內外兼練,“練形以合外,練氣以充內”,做到“神與氣合,氣與身合”。民間武術家練武又兼練氣,《清史稿·列傳》中記載甘鳳池既“善借其力以制”的武技,“又善導引術”。潘佩言既善槍法,又善“氣之運也”。民間傳授拳術,多是拳法并授練氣法,如乾隆年間,張百祿授八卦,并授運氣之口訣。民間練武講究練氣、練意,反映了民間武術進一步向強身祛病的方向發展了。

     清朝民間武術的發展與民間秘密宗教的興起分不開。秘密宗教結社大多數是因民族矛盾尖銳而產生,以傳習拳棒為名反抗“當今”或者“同財結義”“保護自家”,于是出現了教門所組織的拳會和刀社,如“白蓮教”“天地會”“義和拳”“紅拳會”“虎尾鞭”“順刀會”和“曳刀會”等。乾隆年間已有“義和拳名色”,以“習拳”“行教”為主要活動內容,發展組織,擴大實力。同義和拳相近的梅花拳、大紅拳、神拳、紅拳等,也以練武傳教,擴大組織力量,從事反清活動。白蓮教以“教習拳棒為名”而傳教,天地會會眾中傳習拳術者頗多,尤以“洪拳”流行較廣。八卦教習武之風最盛,“男女皆習拳棒技藝”(清《世宗憲皇帝圣訓)卷36)。在清代凡結社必習拳棒,這是清代封建社會最突出的社會現象。習拳練武與宗教結社相結合,促進了武術在民間的廣泛傳播和交融,極大地促進了武術的推廣與發展。同時秘密結社的負面影響也不可低估。中國武術的神秘化,科學的精華中夾雜著大量迷信的糟粕,可以說有很大一部分是在清代通過宗教結社組織而滲人的。

     明清時期,隨著商業的發展,保鏢行業興起,出現了以武術為職業的保鏢、鏢師等,也為武術的發展與傳承起到了一定的作用。在民間武術表演更為時興,明代繪畫中就有踏青時的飛叉、流星錘表演。清代的走會中有五虎棍、少林棍、飛叉等表演,武術在健身、表演等方面同樣也發揮著重要作用。

    猫咪视频软件在线看片-五月丁香九月综合欧美-在线播放的网站你懂的